蓉蓉站在家門口等待,一看到廣生,就跳上他的車。
 
「我要去剪頭髮!」她的暗色墨鏡讓廣生知道她不想講話,沒有多問,只是開車載她到她常去的髮廊。 
坐在美容椅上,她的聲音冷靜得讓廣生覺得心痛。 

「蓉蓉今天想換個什麼髮型?」設計師甜美的笑容,與蓉蓉浮腫的雙眼,形成十足的對比。 

「剪掉!」她的語氣讓設計師嚇了一跳。「剪短,會俏麗一點、活潑一點,妳這頭長髮留了兩年多了吧?我想把它剪到及肩的長度,會很漂亮…。」 

「我要剪掉!」她冷冷的重申了一次她的立場。 

設計師突然愣了一下,因為她看到蓉蓉眼裡的不尋常。

「妳想要剪到什麼樣的長度?」「能剪多短,就剪多短!」她的聲音聽起來有誓死如歸的決心。設計師用眼角餘光,看了一旁的廣生,廣生太了解蓉蓉了,她的決心不是任何人可以改變的,他黯然的一笑,等於回答了設計師,就照她的意思去做吧! 


設計師的剪刀揚起,在空中畫落的是蓉蓉留了兩年六個月的長髮,還有她閉上眼所滑落的熱淚。
他一直沉默,不說一句話,兩年六個月,他一直扮演她的靠山,她的死黨大哥,看她跟育昇的感情起起落落,只要她需要,就一定找的到他的肩膀哭泣。她一直把他當成「哥兒們」看待,但是她從來不曾睜開眼,仔細的看清楚,他注視她的眼神早已經不是「哥兒們」。 


他蹲下身子,在散落一地的烏黑髮絲堆中,小心翼翼的整理好一絡青絲,將它收到口袋裡…。 






* * * * * 













三個月後。 


「喂~廣生,我求求你好不好,去把你那一頭亂七八糟的頭髮給剪了好不好?這樣很熱也很難看耶!你是電視看太多了,想學那些少女殺手,留一些頹廢派的長髮嗎?不會吧!依你的條件,根本不需要以姿色去誘惑女人好不好?」蓉蓉笑容終於回到她的臉上,在跟昇育分手後的第九十三天。 

「妳的意思是…我的姿色『很抱歉』嘍?」他依然堅持戴著鴉舌帽,好將他半長不短的雜亂髮絲給蓋住。 

「不是啦!只是你的內涵已經足以迷惑一大群女生,你為什麼還堅持要留長髮?你知不知道<不雅字>已經受不了,打電話給我,要我說服你把頭髮『整理整理』了嗎?」 

「我不剪!」他邁開大步,完全不像以往對她的言聽計從,他這次就是鐵了心要留長髮。
 
「耶…你到底是怎麼了?大哥…你不剪頭髮,我就…跟你斷交!」

蓉蓉想起自己答應廣生母親要求時的豪爽。她真的沒想到,廣生居然會為了頭髮這麼堅持,他要是真的不肯剪,那她要怎麼跟他媽媽交待?

不得已,她只好撂下狠話。 

他的腳步停了下來,轉過身走到她面前。「走吧!我請妳去吃冰淇淋!我媽那麼好講話,妳跟她撒個嬌,她就什麼都忘了啊!」他的臉上,有著平日的溫暖微笑,但是也有她完成搞不懂的堅持。 


「不要!」她就是不肯相信,她說服不了他。 

「那間義大利餐廳老闆每天手工現做,賣完為止藍莓冰淇淋很好吃喔!」他太清楚她對冰淇淋無可救藥的熱愛。 

「不!」她真的很想有所堅持,但是聽他的形容,已經讓她的口水想要流出來…。 

「再加一球紅莓的?」他拉著她的手,往他車子的方向去。 

「我…」她的反抗是越來越薄弱了。 

「再加上一客牛排…」他笑著為她打開車門。 





* * * * * 














一年九個月後。 


「哇…你看看,把頭髮剪了多帥,真不知道你的腦袋在想什麼?一個大男人硬是留了兩年的長髮,還染成金色,大哥我還真擔心你的腦袋有問題。」蓉蓉嘴裡叨唸著他,但是看著他新剪的短髮,卻是滿臉的滿意,也不管他們現在是在餐廳裡,就對他今天新剪的髮型品頭論足了起來。 

「那…這是給妳的生日禮物,蓉蓉︰生日快樂!」他笑著遞上一個長型的小盒子到她的面前。 

「是什麼?你可不要亂花錢!你大爺今天肯把頭痛給剪了,就已經是給我最好的禮物了!」她笑著拆開盒子。
 
「這是…」她一臉茫然。 

因為盒子裡靜靜躺著的,是一條編得非常整齊的髮辮。 

「這是我跟妳的頭髮所編成的髮辮!」他的聲音清楚兒而沉穩。她只能呆呆的看著他和那絡有金黃色和黑色交錯編織的髮辮。 

「嫁給我!蓉蓉,我一直深愛著妳,這條髮辮就是我對妳的誓言,我要跟你『結髮一輩子』,答應我!」他的眼神認真、嚴肅。 

「我…」她的聲音已經哽咽,她的淚光在燭光下閃爍。 

「答應我!」他急切的懇求。 

「你這個笨蛋!你就是為了綁這條辮子,才留長頭髮?」 

「是的!」他低身來到她的面前。 

「傻瓜!」她掛著臉上淚水,投入他的懷抱,這樣深情的他,當然值的她跟他「結髮一輩子」。







本貼轉載至:http://mygaf.jack-ck.com/viewthread.php?tid=114251

a51208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