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joy it, wish you a nice evening ....

圖片揀選自
http://www.yannarthusbertrand.org/
國際知名的空間攝影家 Yann Arthus-Bertrand

 


原來,流浪與旅行是不同的。

  像個異鄉人,幾年的遠走之後,才發現旅行是背著行囊,而流浪是背著回憶的。旅行的心境是想更深入地認識這個世界,而流浪是為了離開這個世界那多餘的悲傷與苦楚,我只是不屬於任何地方,不適合任何一場長久的愛情,所以才背起了回憶,踏上了旅程,無所謂目的地。


其實流浪早已開始。

  當你不再被擁有,你便開始流浪。即便你覺得你還擁有一些東西。也許我該裝得若無其事,向世界炫燿:流浪何妨不是件好事?但是終究會有個聲音,在心裡靜靜響起,譏笑著自己,在為自己自豪而揚起頭時,身體仍舊擋不住心虛的微微顫動。


不讓人發現其實我很疲憊。

  不讓人發現經年的流浪,所累積下來的世故,我練就一身本事,當心靈急速老化的同時,軀殼卻還停留在剛開始流浪的模樣,極不協調,極盡矛盾。望著蜿蜒的小路,心裡交雜泛起無奈與期待的感覺,還有多長、多久的獨行路,我不知道,但也許在下個路口的轉彎處,有我落腳的地方。


  不讓人發現其實我很疲憊。

  不讓人發現經年的流浪,所累積下來的世故,我練就一身本事,當心靈急速老化的同時,軀殼卻還停留在剛開始流浪的模樣,極不協調,極盡矛盾。望著蜿蜒的小路,心裡交雜泛起無奈與期待的感覺,還有多長、多久的獨行路,我不知道,但也許在下個路口的轉彎處,有我落腳的地方。


其實我很羡慕那些有落腳處的人。

  不管他所盤踞的是棟房子,或是塊土地,甚至只是顆樹,至少都能讓我感受到些許,因為擁有而滋生出的幸福。有時候,我甚至會覺得身子是浮在半空中的,完全不著邊際,構不到任何一個可以依附的物體。


離鄉背井,我並不覺得苦楚。

  苦楚的是,記憶總是停格在我愛你的那一幕,電影般淡入淡出的剪輯
,訴說曾經幸福與曾經悲傷的故事。故事裡,你走向南半球,我停在晝夜相反的北半球,經緯線雖然偏了點,我仍然臨摹你的微笑。


原來,流浪與旅行是不同的。

  像個異鄉人,幾年的遠走之後,才發現旅行是背著行囊,而流浪是背著回憶的。旅行的心境是想更深入地認識這個世界,而流浪是為了離開這個世界那多餘的悲傷與苦楚,我只是不屬於任何地方,不適合任何一場長久的愛情,所以才背起了回憶,踏上了旅程,無所謂目的地。

a51208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