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蝶戀故事

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過我覺得可信度頗高的,因為成功方圓200公尺有4家便利商店(有三家在成功三個角)
就裡面的線索來看,應該是N年前的東西了吧
(蝶戀書包好像是快十年前的產物...不過真的很好看    聽說是值得收藏的古董~~~好想要~~~)

廢話到這....


----------------------------------------------分隔線-------------------------------------------



每天17:30,都會有一個穿著台北商專校服的女學生,走進我所打工的這家便利商店。
她對我說了聲:「我要影印」之後,走到影印機前印了五頁;然後到櫃檯付十塊錢,便慌慌張張地走出店門口,深像怕被人發現一樣。

大約一分鐘之後,就會有一個背著成功高中『蝶戀』紀念書包的男學生走進來。


他快速地衝到影印機前面,掀開影印機的蓋子,然後把女生遺留在影印機上的東西一股腦地掃進他的『蝶戀』書包內。

接著像是鬆了一口氣似的,走到18度C的開架式冷藏櫃前,拎了一瓶鋁泊包飲料。

我發覺他總是在單數日喝的是茉香綠茶;雙數日喝的是伯爵奶茶;而有31日的月份時,在第31天他就會選一瓶拿鐵咖啡。

男生總是在結帳後便往那位女生消失的相反方向離去。

這個現象已經讓我看了半年多,從我進入這家便利商店打工後一個月開始。

學校開學了,我也就看到這樣的情形,日復一日地重複著;就連寒暑假也不曾中斷。

我很好奇他們為什麼每天都這樣呢?

是有什麼樣的約定?還是有什麼樣的秘密?或是有什麼樣的承諾?

有好幾次我都想去偷瞄一下他們到底是在影印些什麼東西,每天都要印,卻又不直接碰面給對方?

沒辦法,人都是好奇的嘛!要不然為什麼亞當跟夏娃會偷嚐禁果?原因還不就是出在那該死的好奇心。

雖然說我是很想知道答案!不過再怎麼說我也只是一個在便利商店打工的小小工讀生,自然也不可能多嘴地去問他們其中一個人。

況且又不關我的事,我能問啥呢?

要是問了反而被他們當作是神經病,還會成為莫名其妙的怪怪店員咧!因此當然我只有繼續靜觀其變的份囉。

不過今天卻不一樣,我在下班前的例行打掃時,竟然看到影印機旁的地上遺落了一張紙,是一張A4大小的紙張。

上面有女生的清秀字體,寫著:

「11/05 AM06:50,我在捷運上看見到你了!你還好吧?是怎麼了呢?為什麼臉上有著悶悶不樂的表情?看著列車上的你,我的心情也跟著低落了起來...是因為段考成績不理想嗎?不要想太多嘛!加油!加油!」

咦?這個~好怪咧?是那個台北商專的女生影印時遺留下來的嗎?

哇!原來是這個呀!不過我也可能猜錯也不一定。

等一下那個成功高中的男生應該會回來拿吧?嗯!先繼續放在影印機上,等他回來拿好了。

過了好久...我都要下班了,已經快晚上11:00,還是沒見到那個男生的身影,想想還是先幫他們收在櫃台好了。


第二天上班時,看了一下櫃台,疑?那張紙怎麼還在呢?

大概他們來了也不好意思問,早知道放在影印機上就好了,心中覺得有點對不起他們。

算了!算了!我只是無關緊要的便利商店的小小工讀生,而且我又不認識他們。

晚上17:40,比平常晚了十分鐘,台北商專的那位女生走了進來...

但~怎麼搞的?她眼睛濕濕的,好像在哭耶!


「我要影印」這句話說的有點哽咽,是發生什麼事了呀?

看她走到影印機前也是印了五張,又回到櫃台結帳。

一邊結帳,她突然冒出了一句話:「請問~我昨天也是印五張,對不對?」

「嗯~對呀!」

「那~請問你有沒有看到一張掉了的紙?大概是A4大小的...」

「有啊!是這張嗎?」我笑笑地轉身從櫃台後面拿起那張紙遞給她。

「對!就是這張,謝謝!真的~謝謝!」她終於破涕為笑,但是笑容裡還是帶著一絲絲的悲傷表情。

「怎麼了啊?」基於人與生俱有的好奇心和同情心,我忍不住問她。

小女生看了我一下,輕輕的說:「你知道我走出便利商店之後,會有一個成功高中的男生走進來嗎?」

「我知道啊!」

「我和他約定好的,在今天--11/06他的生日之前,他都是我暫時的男朋友,每天的影印是我們聯繫的方式。如果在11/06之後,他能接受我,就會把所有我寫給他的紙條收好,裝在一個粉紅色的信封裡,放在便利商店門前的公用電話機上。」

她停頓了一下,擦了擦快要滴下的眼淚。

「如果~他還是不喜歡我,那...他就會把那些紙條丟掉;這樣子我就不會收到任何東西。我今天故意晚了十分鐘才來,可是~我沒有在公用電話上看到我想看到的粉紅色信封...」

我心想~原來是這樣的。



「不過~還是謝謝你幫我把這張紙留了下來。這樣子至少我和他還有一個完整的回憶。」

小女生對我說完,轉身走出了便利商店;她的背影不似過去般總是帶著期待的心情,而是多了幾許的孤單...

「請問~你有沒有看到一個每天都來這邊影印的台北商專女生?」

背著『蝶戀』紀念書包的成功高中男生,上氣不接下氣地衝進便利商店,並對著我問。

「有啊!她才剛走...」

「哇!哇!來不及了啦!怎麼辦?唉唉...」他一臉懊惱的喃喃自語著。

「怎麼了啊?」

「唉唷~誰知道今天我們班上突然說要留下來討論啥讀書會的。糟糕了啦!我若是娶不到老婆,我同學就要給我負責;不是啦!她是我女朋友啦!我真的是被他們害死了...」

我看他講著講著都快要哭出來了說,真是不忍心。

「你再去找她不就就好了嗎?」

「來不及~來不及了啦!她最重信用了!我這回真的完蛋了...」

正當我眼角的餘光瞄到窗外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我突然對他驚叫的說:「等等~她沒走啦!她還沒走!」

男生聽到之後像跳起來似的衝了出去。

「文文,文文,等我一下啦!我們學校今天說要讀書會我才會遲到的,妳不要走...」

背在男生身上的『蝶戀』紀念書包上那隻蝴蝶,就像真的要飛起來似的,隨著他的動作擺動著。


然後...我看到他終於追上了那個身影。

男生從那個書包裡拿出一個厚厚的粉紅色信封,親手交給了她。

雖然兩個人臉上的表情,我無法看得很清楚,但我卻看到了一幅大手牽小手的甜蜜情況。

其實...幸福也不過就是那麼地簡單,只是自己願不願意去追尋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