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   ↓  這是 A  chord  網誌     
http://www.wretch.cc/blog/chord76415&article_id=16640192

創作才女 蔡健雅tanya姊姊 "goodbye&hello"專輯

第三波 清新搖滾主打"晨間新聞"MV 無名小站首播!
(聽說裡面有小粉紅 還有前海平面樂團鼓手小樺)

恭喜她 唱片銷售排榜榮登 第一名!!

又為主流市場裡的非主流打了一場聖戰!!

tanya姊姊的現場實力 一定要親身體驗一下(會起雞皮疙瘩那種!)

從以前 我就發現 我身邊很多長輩的車上 幾乎都有放她的CD (好像是講好似的)

很多做唱片 做音樂的朋友 MSN狀態上也常常出現她的歌(好像是套好似的)

那天去看她的新歌發表會 台下的歌迷也幾乎都是OL上班族

很多身上還掛著工作證 穿著襯衫 手上拿著一杯咖啡

不同公司的制服 就這麼一群一群的像是剛下班趕過來

他們找了地方 安靜的坐下

沒有瘋狂的尖叫聲 沒有暴動的閃光燈

只有一顆顆隱藏在城市角落裡 等待著被感動的赤子之心

他們只是很單純的 聽了有感覺的音樂跟歌聲 被感動

他們只是很單純的 被tanya姊姊唱出來的歌"寫到"

啥啥都別說 就是拿著歌詞 聽音樂就對了

有感覺了 自然就會感覺到了

就像我現在很有感覺似的批哩啪拉的寫




從前從前 有個住在偏遠鄉下小鎮上的小男孩

他很熱愛音樂 也很熱愛搖滾

他跟很多玩樂團的朋友一樣都有個不切實際的搖滾夢

但他書唸的很差 老師說他畢業頂多只能去顧檳榔攤

於是他就寫歌罵老師 把生活中的壓力煩惱都塞進他的創作裡

在他16歲的那年 他因為聽了林強的"向前走"

毅然決定要到台北城市裡闖一闖

當時 他有個很好的機會

進入一家唱片公司 得到一份歌星合約

預計大概兩年後就要發片

但他沒有好好珍惜那些對他好的大人跟機會

他一意孤行的叛逆 跟自以為態度的堅持 圍繞著他的思想

公司幫他安排的舞蹈課他翹課

年輕自大的他總是覺得 玩音樂的 幹嘛要學跳舞

他只是覺得很新鮮 每天跟著那些大哥哥大姊姊們

進出高樓大廈 坐坐明星車 吃吃喝喝

近距離看到以前在小鎮上看不到的明星

他就覺得很滿足了

那時候的他根本不懂什麼叫做現實

也不懂什麼叫做" 這裡是台北 不是埔里"

後來 他說他想玩樂團 他把唱片合約解掉了

唱片公司的老師人很好 沒有為難他要付龐大的違約金

只是告訴他 自己的人生 自己要負責

於是他告訴自己 他上了一課

離開唱片公司的他 開始玩起了地下樂團

帶著自己從老家組的樂團 到處找表演接 到處比賽

即使沒有什麼錢 但那時候大家都覺得很爽

開著貝斯手家裡的休旅車全省跑透透 沒地方住就睡車上

他說 那是他玩樂團最快樂的時光.

雖然他也聽過很多長輩師長時常告訴他

"你們團不可能做起來啦" "你們團太台 沒長相沒質感"

"在台北隨便找個樂手都比他們強" 之類的話

他還是自以為可以的玩下去 自以為可以改變的玩下去.

他甚至把團員拉到台北來生活

卻沒有想過大家生長環境不一樣 接受環境的速度也不一樣

在大家生活都快過不下去的時候

有個好心的大姊姊跟大哥哥

跟他說:[" 你要先有現實 才能有夢想"

你肚子都吃不飽了 你還跟人家做什麼夢

你個子不高 又沒身材沒學歷沒背景 老爸又不是王永慶

你憑什麼自以為這樣就可以實現搖滾夢?

先存點錢吧 至少先讓家裡的人放心 不然他們根本不知道你在台北幹嘛.]

那一天 經過不知多少個 妥協後的堅持 堅持後的妥協後

他願意放下身段 願意不再那麼死腦筋 只想玩樂團搞搖滾

他被介紹去拍戲 雖然錢不多

但比他一場表演5個團員平分後的錢還多了

而且每天早中晚都有便當吃 真的不用擔心餓肚子了

他也會偷偷的在戲裡面為自己的樂團打廣告

他說他開始真正學會能吃苦 就是從拍戲開始

他從一開始的臨時演員or背景同學當起

到後來導演叫他講幾句話 幫他加幾句話

到後來劇本上出現他的名字 到後來一集裡面有他的幾句台詞

到後來片頭有出現他的名字 到後來戲裡有他專屬的角色

這一切跟他所學的音樂毫不相干 他也只能硬著頭皮從頭學起

他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配合

好配合 他就有戲拍 有戲拍 管他什麼角色 能在台北養活自己就好了

他只希望老家的爺爺奶奶跟老爸 知道他在台北真的有在做事情 沒有瞎混日子

他很感謝在可米戲劇製作公司遇到的哥哥姊姊 好人貴人們

讓他在過年的時候可以包紅包回家給老爸 讓他的中部腔可以不用別人配音

讓他可以發表他在音樂上努力的作品

也讓他可以在今年快結束前的這個時候 繼續去完成 當年他上台北時所做的白日夢

他不後悔在台北打拼的這四年 因為這四年讓他看清了很多 也學到了很多

他要謝謝亞神唱片的老師 哥哥姊姊們 謝謝他們願意幫他作夢

雖然他在部落格上寫了很多憤世忌俗的話 很難包裝成偶像

雖然他之前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配角 很難塑造成英雄

但 你們還是願意幫他 真的很謝謝你們

12月開始 他會開始專心動工他的專輯

他想說 如果這一路上 他沒有遇到很多好人貴人 他沒有遇到很多壞人爛人

那他也只不過是個鄉下來的屁而已

他想說 很多時候他真的很想放棄 就收拾行李回老家了

但他只要把那些各地朋友寫給他的信

從袋子裡面倒出來 一封一封的看完後

他就又會打消那個念頭了

他只要每天上他的無名部落格

發現 "您有新留言喔!"

他就會覺得在台北過的這一天很有意義了

他想說 如果這一路上沒有海平面的每一任團員的陪伴

他也只是個愛唱KTV的小台客罷了.



單純 不是什麼態度 是一種滿足

我擁有太多 值得歡呼

也許冷靜 但不冷酷 我有 我不變的溫度 (晨間新聞)



"沒有消息 就是好消息"

a51208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