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戰事前,我倆即已海誓山盟

 


在國旗前就已許下「愛的承諾」

 


戰傷歸來後,妳依然與我步入禮堂

 


看著白紗禮服的妳,「欣慰與愧疚」煎熬著我

 


領受牧師的祝賀,妳的嘴頰還沾滿了我臉龐的膏藥

 


步出了禮堂,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摘下防光眼鏡,我拭去忐忑不安的淚水

 


在牧師的福證下,有生之年我一定全心地護愛妳!

 

a51208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