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於海底的加州金礦
西元1849年,美國加州發現金礦,一時間便掀起淘金熱,西部和東部的冒險者雲集 此,?一寸礦地而爭奪,火拼、流血整整8年後,一群群人帶著用血汗換來的黃金,準備回 家,結束這種殘酷危險的日子。一大群淘金者風塵僕僕,帶著他們的妻子、孩子,輾轉萬里,開始了又一種恐懼的行程 。他們從舊金山搭船到巴拿馬,再搭騾車橫越巴拿馬地峽,最後乘船駛往紐約。這群人離開巴拿馬兩天後,也就是1857年9月10日,所乘坐的“中美”號汽船遇 上了意料不到的災難,這艘小小的汽船有750餘人,吃水太緊,加上遇到颶風,狂風暴雨 的襲擊使船艙破裂,海水漏了進來。人們發現船帆被強風吹斷,鍋爐的火熄滅了,一望無際 的大海使這群人感到絕望。他們組成自救隊,婦女和兒童被送上救生艇,全部獲救,但423名淘金漢連同那無法估量的黃金葬身海底。那些幸存者們個個已無法確定沈船的準確方位 ,這批加州黃金寶藏的下落成?一個謎團。一位著名的尋寶專家名叫史賓賽,他曾有過尋獲幾艘在美國內戰中沈沒船隻的成績,對 這艘載有黃金的“中美”號汽船表示了強烈興趣,目前,他已花費了15年時間來尋找“中美”號,並深信已找到該船沈落的確切地點,並希望在兩年內打撈出這批黃金。史賓賽似乎?解開加州寶藏之謎帶


洛豪德島的海盜遺產
在澳大利亞,有一個名為洛豪德的小島,該島並非鳥語花香、景色宜人的勝地,然而,“島不在美,有寶則名”。相傳島上藏有無數財寶,周圍海底也鋪滿耀眼炫目的寶石。17世紀70年代,一位名叫威廉·菲波斯的人,在偶然中發現一張有關洛豪德島的地圖,圖上標有西班牙商船“黃金”號的沈沒地,他驚喜若狂,感覺到一個發財的機會到來了。原來,“黃金”號商船有一段神秘的故事,那是在16世紀50—70年代,西班牙人 沿著哥倫布的航海遠征美洲,從印地安人手裏掠奪了無數金銀珠寶,然後載滿船艙回國。然而,他們的行動被海盜們覺察了。於是,海盜們瘋狂襲擊每一艘過往的商船,慘殺船員,搶 奪了大量財寶。如山沈重的財寶,海盜們無法全部帶走,於是將剩餘部分埋藏在洛豪德島, 並繪製了藏寶圖,海賊們發血誓表示嚴守秘密,以圖永享這筆不義之財。哪知海盜們終歸是 海盜,哪有信用可言,一些陰謀者企圖獨吞寶藏,一時間血肉橫飛,一場火拼留下了具具屍體,勝利者攜帶藏寶圖混跡天下,過著花天酒地、驕奢淫逸的生活,而藏金島的傳說也不脛 而走,風靡世界。菲波斯懷揣這張不知真假的藏寶圖,登上荒島,四處勘察,然而他一無所獲。正當他徘徊海灘時,無意中腳陷入沙中,觸及到一塊異物,經發掘是一叢精美絕倫的大珊瑚,在珊瑚 內竟又藏有一隻精致木箱,箱中盛滿金幣、銀幣和珍奇寶物。菲波斯狂喜萬分,他在島上待了3個月,瘋狂地尋覓,整整30噸金銀珠寶裝滿了他的縱帆船,他實現了發財夢。一時間許多真真假假的“藏寶圖” 應運而生,充斥歐洲,高價出賣,不少發財狂們重金購買,不惜血本,結果呢?不少人或葬身海底,或暴死荒島,或苦苦尋覓,久遠蹤影。海盜的遺產了一個充滿誘惑的謎團。


地下陵寢的寶藏
秘魯政府近年宣佈:對古印加奇姻王國首都廢墟的地下國王陵墓加以嚴格保護,不允許 人們隨便破壞它,並且在嚴密防衛下,由兩位經驗豐富的秘魯考古學家花費幾年時間在此地 挖掘。他們在尋找什麼呢?在16世紀下葉,一位名叫古特尼茨的西班牙商人探險來到此地,他由一位印第安部落頭人引路,穿過錯綜複雜、九曲十折的地下迷宮,來到這座地下的國王陵寢,瞬間,這位青年商人被金光燦爛的黃金珠寶照耀得不知所措,這座陵寢內擺設滿珍奇珠寶,其中包括一些鑲有翡翠眼睛並用黃金鑄造的魚,印第安頭人平靜地告訴面前這位驚恐萬分的西班牙人,只要他協助建設當地的公共工程,這些黃金便全歸他了。無須猶豫,這無疑是一個千載難逢的良機,古特尼茨拼命點頭,於是,他如願以償以一個巨富的姿態返回西班牙。至於古特尼茨撈得多少黃金可能永久成了未知數,但根據1576年的西班牙稅收記錄 記載,古特尼茨不僅向國王密報了這處“小魚”寶藏,而且慷慨地奉獻了900磅黃金?稅金,可見,他得到了多少財富。然而,在他之後的無數探寶者卻沒有這種運氣,但總有人提供了激動人心的線索:在當地廢墟下面,隱藏有一處“大魚”寶藏,裏面擺滿更多陪葬的黃金物品。此說真真假假,蒙上了一層神秘的迷霧,而揭開這層迷霧,則有待於那兩位秘魯考古學家的運氣了。


“聖荷西”號沈船的珍寶
1708年5月28日,是一個晴朗的日子,一艘西班牙大帆船“聖荷西”號緩緩從巴拿馬出航,向西班牙領海駛去,這艘警備森嚴的船上載滿著金條、銀條、金幣、金鑄燈檯、 祭壇用品的珠寶,這批寶藏據估計至少值10億美元。當時,西班牙正與英國、荷蘭等國處 於敵對狀態,英國著名海軍將領韋格正率領著一支強大的艦隊在附近巡邏,危險會時時降臨 。然而“聖荷西”號船長費德茲全然不顧,一則他回國心切,二則他過於迷信偶然性的幸運,竟天真地認為:大海何其廣大,難道會巧遇上敵艦嗎?“聖荷西”號帆船平安行駛了幾天,船長顯得輕鬆自信了,直至6月8日,當人們驚恐 地發現前面海域上一字排開的英國艦隊時,全都傻了眼,猛然間,炮火密布,水柱沖天,幾 顆炮彈落在“聖荷西”號的甲板上,海水漸漸吞噬著這巨大的船體,“聖荷西”號連同600多名船員以及那無數珍寶沈往海底。沈落地點經無數尋寶者的測定,終於有了一個大概的結果:它大約在距哥倫比亞海岸約16英里的加勒比海740英尺深的海底。俗話說:“近水樓臺先得月。”1983年,哥倫比亞公共部長西格維亞正式莊嚴宣佈:“聖荷西”號是哥倫比亞國的國家財產,不屬於那些貪得無厭的尋寶者。人們估計,哥國 政府已經勘察出沈船的地點了,儘管打撈費用高達3000萬美元,但它與這批寶藏相比就算不了什麼。今年,打撈可能開始進行了。結果如何,仍是未知數。


金銀島上埋藏的秘密
蘇格蘭作家斯蒂文森的著名小說《金銀島》講述了一個膾炙人口的探險故事,主要說以 海盜和船長各自一幫人?爭奪荒島寶藏而展開了驚心動魄的拼鬥,在尾聲中,作者暗示仍有一大筆財寶隱藏在荒島的某一處。金銀島》是以太平洋的可可島?背景寫的,該島位於距哥斯大黎加海岸300英里的 海中,曾是17世紀海盜的休息站,海盜們將掠奪的財寶在此裝裝卸卸,埋埋藏藏,?這個無名小島平添了神秘色彩,據說島上至少埋有6處寶藏,其中,最吸引尋寶者的是秘魯利馬的寶藏。1820年,利馬市仍是西班牙的殖民地,當被稱?“解放者”的秘魯民族英雄玻利瓦爾所率領的革命軍即將進攻利馬,利馬的西班牙總督倉皇出逃,他將多年搜刮的財寶,包括黃金燭臺、金盤、真人般大小的聖母黃金鑄像裝上一艘“親愛瑪麗”號的帆船上逃走。不料,到了海上,船長見財起意,殺死了西班牙總督,?了安全起見,船長將財寶藏進了可 可島上的一個神秘的洞穴內。在以後的日子裏,他卻又一直沒有找到適當機會重返可可島取走寶藏,直至1844年,船長離開人世,留下了一張難辨真?的藏寶圖。這張圖混雜在後來流傳的形形色色的藏寶圖中,誘惑著?多人前往可可島,試圖找到船 長的藏寶。也許太神秘,也許太虛假,也許太隱蔽,這些傳說中的寶藏仍然不見天日,它依舊使人著魔。1978年,一件意料不到的事情使所有尋寶者目瞪口呆,哥斯大黎加政府以保護生態 環境?理由,封閉了可可島,嚴禁任何人挖掘。然而這之中又隱藏了一個怎樣的新秘密呢? 那“金銀島”的寶藏會永遠被埋藏嗎?


沈睡海底的黃金船隊
  “聖荷西”號船的沈沒,對西班牙人來說並非先例,早在1702年,西班牙歷史上著名的“黃金船隊”就在大西洋維哥灣被英國人擊沈,從而留下探寶史上一大遺案。那時,西班牙財政困窘,一支由17艘大帆船組成的龐大船隊遵命載著從南美洲掠奪的 金銀珠寶火速運回西班牙,其間將經過一段最危險的海域,在6月的一天,正當“黃金船隊 ”駛到亞速爾群島海面時,突然一支英、荷聯合艦隊攔住去路,這支150艘戰艦組成的艦 隊迫使“黃金船隊”駛往維哥灣躲避。面對強敵的包圍,唯一而且最好的辦法是從船上卸下財寶,從陸地運往西班牙首都馬德 裏,但偏偏當局有個奇怪的規定:凡從南美運來的東西必須首先到塞維利亞市驗收。顯然不 能違令從船上卸下珍寶,僥倖的是在皇后瑪麗·德薩瓦的特別命令下,國王和皇后的金銀珠 寶被卸下,改從陸地運往馬德里。在被圍困了一個月後,英、荷聯軍約3萬人在魯克海軍上將指揮下對維哥灣發起猛攻,3115門重炮的轟擊,摧毀了炮臺和障礙柵,西班牙守軍全線崩潰,由於聯軍被眼前無數 珍寶所激奮,戰鬥進展迅速,港灣很快淪隱,此時“黃金船隊”總司令貝拉斯科絕望了,他下令燒毀運載金銀珠寶的船隻,暫態間,維哥灣成為一片火海,除幾艘帆船被英、荷聯軍及 時俘獲外,絕大多數葬身海底。這批財寶究竟有多少被俘的西班牙海軍上將恰孔估計:約有4000~5000輛馬車的黃金珠寶沈入了海底。儘管英國人冒險多次潛入海下,也僅撈上很少的戰利品。於是 ,這批寶藏強烈吸引著無數尋寶者。從此,在近1000海裏的海底,出現了一批批冒險家的身影,他們有的撈起已空空如也的沈船,有的卻得到了純綠寶石、紫水晶、珍珠、黑琥珀等珠寶翡翠,有的仍用現代化技術和工具繼續尋覓。隨著歲月推移,風浪海潮已使寶藏蒙上厚厚泥沙,為多傳聞又使寶藏增添了幾分神秘,無疑給冒險帶來了太多的麻煩。不幸的是那部分由陸地運往馬德里的財寶,在途中有一部分被強盜搶走。這部分約1500輛馬車的黃金,據說至今仍被埋藏在西班牙龐特維德拉山區的一個鮮為人知的地方,這顯然又像一塊巨大的磁鐵吸引著夢想發財的人們。


神秘失蹤的第八奇觀
  18世紀初,以追求豪華生活而著稱的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一世心血來潮,異想天開,建造了被他稱為世界第八奇觀的琥珀屋。琥珀屋約55平方米,全部用琥珀板鑲成,室內的裝飾板也全部用帶銀箔的琥珀板鑲成 ,堪稱曠世珍寶,世界一絕。不久,為了討好俄國,腓特烈一世將這稀世之寶作為禮物送給彼得大帝。彼得大帝病逝,繼位的女皇又對琥珀屋加以擴整,使之更加精美、珍貴、華麗,成為皇宮裏的一顆燦爛明珠。二次大戰期間,德軍佔領蘇聯,一個以掠奪文物為目的的法西斯組織將琥珀屋拆卸裝箱運住柯尼斯堡。戰後,蘇聯的一個尋找琥珀屋的組織根據一個德國人的指點,在波羅的海水中打撈起17個箱子,可是,箱內裝的不是琥珀屋,而是滾珠和軸承。在重新研究大量材料時,尋寶人員發現德國一位研究琥珀極有造詣的藝術教授羅德博士是位知情人,原來羅德不僅從納粹手中接收了琥珀屋,並親自為它編排目錄,舉辦過小範圍展覽,而且在法西斯失敗前曾下令拆卸琥珀屋,但是,羅德對琥珀屋的確切收藏位置模糊不清,正當他繼續考慮線索時卻不明不白的暴死了。搜尋隊又將線索轉向一位名叫庫爾任科的 蘇聯婦女身上,她曾與羅德一塊共事,並負責保管被認為是包括琥珀屋在內的藝術展品。這位婦女回憶說:在德軍撤退時,一群軍人曾歇斯底里地破壞這些藝術品,接著城市又燃起了熊熊大火,那些展品和放置它們的城堡被燒成一片灰燼。因此出現這樣一個問題:琥珀屋是否就混同在這批藝術品中?
線索中斷了,但並沒有阻止搜尋隊的行動,而且不少德國人也紛紛協助尋找琥珀屋,一家圖文並茂的雜誌甚至登出廣告,號召人們提供有關琥珀屋的線索,一時間,從柏林、萊比錫、慕尼黑、漢堡等地來的信件猶如雪片飛向編輯部。一位青年提供了一條有價值的情報,他的父親喬治·林格爾曾是納粹的軍官,具體過問並執行了掩藏琥珀屋的命令,並在生前曾親口告之,琥珀屋藏在一個名為斯泰因達姆的地下室。這份情報又給人注射了一針興奮劑,搜尋隊推斷,琥珀屋至今未轉移出羅德博士所在的那座城市,也許它仍在一個地下室靜靜地沈睡著,揭開琥珀屋之謎是件不易的事情。


亞馬遜密林的黃金城
  在古代,有一個以南美秘魯為心的印加帝國,十分強盛,京城內所有的宮殿和神殿都是用大量金銀裝飾而成,金碧輝煌,燦爛無比。16世紀初,西班牙人推翻了印加帝國,掠奪了所有黃金寶石,西班牙統帥庇薩羅聽說印加帝國的黃金全是從一個叫帕蒂的酋長統治的瑪諾阿國運來的,而且那裏金銀財寶堆積如山,庇薩羅立即組織探險隊,開赴位於亞馬遜密林 深處的黃金城。然而在這個廣袤無垠的原始森林裏,每前進一步都意味著恐懼和死亡,這裏有猛獸毒蛇,有野蠻的食人部落,有迷失道路和威脅,一支支探險隊或失望而歸,或下落不明,使庇薩羅遙望這片森林只有以想象自慰了。隨後,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英國人、荷蘭人和德國人風聞黃金城的消息,誰都想一攫千金,於是蜂擁而至,深入亞馬遜密林。其中,有位叫凱薩達的西班牙人率領約716名探 險隊員向黃金城進發,在付出550條性命的慘重代價後,終於在康迪那瑪爾加平原發現了黃金城和傳說中的黃金湖,找到了價值300萬美元的翡翠寶石,然而這僅是黃金城難以估價的財寶中的微小部分。傳說中的黃金湖就是哥倫比亞的瓜達維達湖。在17世紀初時,一位印第安族最後一位國王的侄兒向人們描述了在黃金湖畔所舉行的傳統加冕儀式:當時,王位繼承人全身被塗上金粉,如同黃金塑就,然後在湖中暢遊,洗去金粉,他的臣民紛紛獻上黃金、翡翠,堆在他的腳旁,這位新國王將所有黃金丟進湖中,作為對上帝的奉獻,這種傳統儀式舉行過無數次 ,可見黃金湖的蘊藏量對人們的誘惑了。從16世紀以來,對黃金湖的打撈一直沒有停止過。1545年一支由西班牙人組織的 尋寶隊,在3個月時間內就從較淺的湖底撈起幾百件黃金用品。1911年,英國一家公司挖了一條地道,將湖水抽乾了,但太陽很快地把厚厚的泥漿曬成幹硬的泥板,當英國人再從英國運來鑽探設備時,湖中再度充滿湖水,這次代價巨昂的打撈歸於失敗。1974年,哥倫比亞政府擔心湖中寶藏落入他人之手,出動軍隊來保護這個黃金湖, 從此再也無人能夠接近這批寶藏。於是,神秘的黃金湖便成為一個無法揭開的謎底了。


恐怖的亞利桑納州金礦
  在美國亞利桑納州,有一個稱為迷信山的山區,這裏荒草叢生,怪石崢嶸,猛獸出沒,到處是兇狠的響尾蛇。在山中的某一個不知名的地方,有座被人們稱為“迷失荷蘭人金礦 ”吸引著無畏的探險者們。1840年末,一位名叫伯攔塔的探險人深入山區,幾經艱險,終於發現一處礦藏豐富的金礦,他仔細地作了標記,以便終生受用,從此很多探寶人一直想找出這處金礦,但很多人不幸葬身荒野,有些人則在途中慘遭印第安人們的伏擊而身亡,在通往黃金通路上障礙重重,充滿恐怖的氣氛。後來有一位德國探險者華茲終於找到了這處金礦,他經常在山上待上兩三天,然後神秘地潛回老家,每次總會捎上幾袋高品質的金礦。知道這個金礦地點的還有他的兩個同伴,但是他倆全被人神秘地殺害了,兇手是誰?不得而知,大概和這座金礦一樣成為永久的秘密。1891年,華茲死於肺炎,他在臨終前畫了一張地圖,標明了這處金礦的位置。1931年,一位名叫魯斯的男子通過種種途徑弄到了這張不知真假的地圖,於是他攜帶地圖,進入了迷信山山區,然而他卻一去不返,6個月後,有人在山區發現了他的頭顱,頭上中了兩槍,樣子很慘,可以想像他一定被一種極為可怕的景象嚇呆了,那麼殺手又是何人呢? 1959年,又有3位探險者在這處山區遇害,是誰殺了他們呢?無論怎樣,兇手肯定是金礦的知情人,他們試圖保留這不成為秘密的秘密,然而,這一切阻止不了倔強的尋寶人,因而,探險者的身影、槍聲、腥血、響尾蛇、荒野的呼嘯構成了亞利桑納金礦恐怖的色調。籠罩在迷信山山區的迷霧更加使人混沌不安。這些尚未出土的十大寶藏,是世界上千千萬萬個已知或未知寶藏的一部分,它們是已經產生或未產生的驚險故事的線索,無疑,它給人以驚喜、疑慮、遺憾和悲傷。


變化莫測的錢坑寶藏
  名作家馬克·吐溫在《湯姆曆險記》中描述說,海盜的寶藏都是裝在破木箱裏,埋在老枯樹下,半夜時,這棵樹的樹枝陰影所落下的地方就是藏寶地,這類情景幾乎就是“錢坑” 寶藏的再版。1795年10月,三位少年登上離加拿大僅3英里處的橡樹島旅遊,他們發現朝海一 面的大片紅橡樹林中突然出現空曠地,地中間獨立著一顆古橡樹,樹枝上似乎挂過一個古船的吊滑車,正下方有一個淺坑,根據現象判斷,這裏可能埋有海盜的寶藏。原來,橡樹島在17世紀時是海盜出沒之地,有一個著名海盜叫威廉·基特,1701 年他在倫敦被處決,臨死前提出一個交換條件:若他能免一死,願告訴一個埋寶地方。但他 被遭到拒絕,連同那個寶藏一道被送進陰間。那時,基特的寶藏是否就是埋在此地呢! 三位少年開始挖掘,發現那坑像個枯井,每融10英尺就碰到一塊橡木板,最終毫無結果。1803年,又一群人繼續挖掘,當挖到90英尺深時,發現了一塊刻有神秘符號的石板,經專家破譯,意思是:在此下面40英尺埋藏了2000萬英鎊。人們欣喜若狂,他們 一邊抽水一邊挖掘,在一天晚上用標杆探底時,在98英尺深處觸及到類似箱子的硬物,當即大夥談起了寶藏分配,可是第二天,人們驚訝地發現,坑內積水已達60英尺深,於是希望成了泡影。仍不死心的掘寶者又陸續做過15次挖掘,耗資300萬美元。在1850年時,人們又有個奇怪的發現,退潮時,“錢坑”東面500英尺處海灘上不斷冒出水,猶如吸滿水的 海綿不斷受擠壓一樣,同時又發現了一套精巧複雜的通向“錢坑”的引水系統,它們使“錢 坑”變成一個蓄水坑。於是人們作出一個推論:海盜將錢坑挖得很深,然後從深處倒過來挖出斜向地現的側井,寶藏可能離“錢坑 ”幾百英尺遠而埋在斜井盡頭,離地面不過30英尺深,這使海盜們可以迷惑掘寶者而自己又能輕易挖出寶藏。1897年人們又在155英尺深處挖出一件羊皮紙卷,上用鵝毛筆寫著二封信,有的人還挖出了鐵板,這些發現更使人相信:海盜們埋了一筆巨大財富,20世紀時人們估計有1000萬美元,在60年代,便傳說有1億多美元了。在“錢坑”挖掘時,曾有一個傳說:必須死掉7個人才能揭開其秘密,到目前,已有6人在企圖到達坑底途中喪生。看來,真正秘密的揭開已離期不遠了。現在,一個由加拿大和美國人組成的聯合公司正在對“錢坑”進行前所未有的大規模發掘,在島中心投資1000萬美元鑽了一口巨井,高達20層樓,並在其他地方鑽了200個洞,有的達165英尺深,已接近岩層;鑽頭從地下帶出了金屬製品、瓷器、水泥等物, 這家公司格外賣力,計劃再挖一口直徑約80英尺、深200英尺的大井,並預備了足夠的抽水泵,看樣子,他們準備將橡樹島翻個底朝天。原來,他們推測可能有幾十億美元埋在地下,這大概是力量和耐心的真正源泉。它可能猶如埃及圖特王陵墓一般舉世震驚,它也可能是一個耗費鉅資掘出的空洞。

a512084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